正文

您当前的位置 : 江西省网上家长学校 > 家教资讯

“公办托管班”来了!如何办好管好?

2021-07-15     来源:新华社     编辑:刘瑞芬

  -新华社记者 赵琬微 吴振东 赵叶苹

  近日,北京、江苏、河南等全国多地教育部门表示将开办面向小学生的暑期托管班,令一些正在发愁暑期“看护难”的家长喜出望外。人们普遍认为,由政府部门开设“公办暑期托管班”值得点赞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上海、三亚等地已经探索假期托管服务多年,解决了部分家庭孩子无人看护的难题,受到群众好评。但专家认为,要将这一服务持续开展下去,还需破解好相关服务人员和经费的来源问题,积极探索校内、校外人员共同参与的多元教育服务供给,不断丰富孩子的暑期生活。

  “托管班”解决家长后顾之忧

  北京市教委7月2日发布消息表示,将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开展托管服务。当日晚间,北京东城区家长王女士接到班主任通知,学校将于7月19日至8月3日开展托管服务,参加的同学可以报名。

  “托管服务内容包括提供学习场所,开放图书馆、阅览室,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等,地点在校园内。托管适当收取费用,对家庭困难学生免收托管服务费用。”王女士说,这个举措非常好。但因为之前考虑到孩子暑期无人看管,已经安排好跟爷爷奶奶回老家了,今年就先不参加了,下次肯定会争取。

  上海早在2014年就依托社区创办了“小学生爱心暑托班”,并逐步实现全市所有街道、乡镇全覆盖,今年暑期已经开班。7月6日,在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内的爱心暑托班办班点,三年级女孩盈盈来到教室,惦记着要来上茶艺课。她的奶奶说,这里午饭好吃、课程也有趣,孩子很喜欢。

  记者看到,教室布置得犹如一个儿童乐园,两间宽敞的房间内,各有统一着装的5名志愿者照看20名孩子,课程内容很丰富,有党史、科创、非遗技艺、棋艺等,还有体育锻炼时间。

  在校内开展暑期托管也有先例,三亚市吉阳区自2017年开展小学生公益暑期托管课堂项目,学生除需要缴纳午餐费用外,其余课程免费。“今年有2600多人报名托管服务,占全区小学生人数的1/6,托管点覆盖城区四成小学。”三亚市吉阳区教育局局长侯雪华说,今年起,吉阳区的经验推广至全市,各区都将探索在校内开展暑期托管服务,以缓解小学生暑期看护难。

  需逐步破解托管定位、人员保障等新挑战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各地在探索暑期托管服务的过程中,因地制宜地采取了不同的发展模式。无论是依托街道、社区,还是依托学校开展暑期托管服务,都需要进一步解决好定位以及人员、经费等保障问题。

  ——服务群体定位是否清晰?“7月5日是报名第一天,全校有十几名学生明确了意向。”北京一位小学校长说,我们附近三所学校的学生集中到一所学校托管。在报名过程中充分尊重学生、教师的自愿原则,发现一些家庭确实存在困难,比如双职工、老人身体不好、单亲等原因需要托管。

  北京家长孙女士表示,学校发放了调查问卷,并强调家中确实无人看管、社区不具备看护条件才能报名。“感觉这个托管班的定位我们还不是很清楚,如果托管对象主要针对困难家庭,我们就不给老师添麻烦了。但大多数家庭实际上都对假期托管有需求,还是希望这项服务能面对更广泛的人群。”她说。

  ——孩子的暑期需求是否满足?“几年前暑托班刚开办时,上海家长们并不积极,觉得课程不够丰富,孩子收获不大。”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街道团工委副书记朱婷婷说,这几年通过不断丰富课程内容,增加了艺术、科技等趣味课程,现在上海的爱心暑托班受到越来越多家长的青睐,今年报名开通后几十秒名额就被一抢而空。

  ——物美价廉的服务如何持续?目前,各地托管服务均为公益性质,每天收费从免费到几十元不等,补贴主要来自各级政府。

  如上海为期三周的托管班收费600元/人,主要用于购买社会组织的课程,不足的部分由街道补贴。此外,上海通过招募志愿者的方式补充人员保障,今年共招募超过12000名学生志愿者。

  上海电力大学大二学生徐畅是其中一员,除日常照看工作外,他还为孩子们准备了美术课程。“暑托班是大学生社会实践的有效平台,能让我们更加贴近社会、走进基层。”徐畅说。

  三亚市吉阳区暑期公益课堂采取“政府采购+志愿服务”的模式,2021年,政府预算了50万元暑期公益课堂专项经费,除了课堂费用,还可以给学生购买意外伤害险以及提供100元/日的志愿者补助及志愿者餐费等,平均每个孩子投入不到200元。

  一位基层教育管理者说,活动在校园内场地不用额外付费,主要需要支付水电费、保险费用、志愿者的管理费用等。公办托管服务事实上并不需要花费很多财政资金,能否办好关键在于组织者的精心设计、安排和责任心。

  “暑期托管”要考虑教师权益

  受访业内人士提出,学校、社区开展“公办暑期托管”是政府的惠民之举,在减轻家庭经济负担的同时也减少校外培训给孩子带来的压力,体现了政府对百姓诉求的回应。但再好的“托管班”都不能成为孩子暑期生活的替代品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志勇提出,在开设托管服务中要关注教师的合法权益,不要将暑期变成“小学期”。学校在假期开展托管服务的同时,必须努力保障教师的带薪休假权,在实践中探索建立和完善教师轮岗轮休制度。对参加暑期托管服务的教师,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相应的加班工资。

  受访专家提出,学校举办暑期托管服务,不能取代更不能剥夺家庭本应承担的孩子暑期教育之责。暑期是中小学生放松身心、自主学习、社会实践的时间。在假期里,家长应尽可能多抽出时间陪伴孩子,积极参与和帮助孩子健康成长。

  此外,要强调因地制宜的原则,鼓励各地探索不同模式的暑期托管服务。不仅学校、街道可以开展托管服务,少年宫、科技馆、儿童活动中心等校外公共教育场所,都可以按照有关规定对未成年人免费或者优惠开放。

联系我们

江西省南昌市红谷中大道1326号江报传媒大厦23楼江西省网上家长学校

0791-86847068

jxswx@sina.com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备案号:赣ICP备05005386号-1药品信息服务证

赣网文[2018]3167-034 (总)网出证(赣)字009号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

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